当数字人类无限接近于真人,我们该兴奋还是恐惧? 全媒派

  2021-02-26

前不久,Epic Game公司旗下的虚幻引擎平台发布全新工具MetaHuman Creator,宣称能够让所有人在几分钟内创造出照片级的逼真定制数字人类,而且配备完整的骨骼、毛发和服装。


在虚幻引擎平台的首页上,“数字人类就是未来”几个大字十分醒目。那么,随着整个世界进一步依赖技术来塑造生活的方方面面,现实中的人类与数字人类的关系将如何发展?数字人类的出现会如何延伸人类的想象力?数字人类是否就真的如MetaHuman Creator所言就是人类的未来呢?


MetaHuman Creator是什么?


虚幻引擎(Unreal Engine)是Epic Game旗下的实时3D图形创建平台。它为许多视频游戏、影视制作、电视直播等提供核心技术支撑,随着时代的进步,在计算能力飞速发展的背景下,那些曾经被粗略描绘的游戏角色、建筑风景,如今已经变成了非凡的、几乎真实的图像。


在过去几年里,虚幻引擎致力于简化数字人类庞大的数据处理,在提高逼真度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自由化创作者的使用过程,让数字人类的应用领域更加广泛。


2021年2月,Epic Games发布了为虚幻引擎创造的新工具,并宣称该工具可能会改变一切。这个工具被称为MetaHuman Creator,这种基于云计算的工具能将数字人类的创作从数周或数月缩短到不到一个小时,同时保证其逼真的创作效果。


使用MetaHuman Creator创作数字人类的过程,类似于网络游戏中流行的“捏脸”——MetaHuman Creator从不断扩充的人类外观和动作变体库中提取出细节,并提供直观、简单的工作流程,创作者可以通过雕刻人脸创造出自己喜欢的游戏角色。


49.jpg


值得注意的是,在MetaHuman Creator这个工具中创建的角色能够与虚幻引擎开发的各种运动捕捉工具和动画工具兼容。除了人类外观,创作者还可以赋予他们逼真的动作。这样的技术联动为各行各业的创作者提供了自由和控制权,通过技术与想象,创作者们可以为用户提供先进的创造内容、交互式体验和身临其境的虚拟世界。


数字人类如何满足人类的需求?


带来逼真的沉浸式体验


Epicy游戏公司的首席技术官Libreri说,MetaHuman Creator为在各种游戏和其他类型的体验中创建更多逼真的角色(包括非玩家角色(NPC))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如上文所言,MetaHuman Creator的数字人类创作基础来源于不断扩充的人类外观和动作变体库。从嘴唇伸缩到眼睛距离、皮肤颜色、牙齿形状、皱纹形态、毛细血管和胡须,创作者可以自定义所有内容,自由地“捏”出想要的人脸,例如抬起或放下眉毛,改变颌骨的形状和耳朵的高度,甚至睫毛的长度也是可以改变的。


除了极高的创作自由,MetaHuman Creator的数字人类在屏幕中呈现的效果几乎和现实生活中的真人一致。在创作面板上,数字人类的头发、皮肤、眼睛、牙齿非常逼真,并且同时兼顾了光线在面部不同条件下的变化。当他们移动脸部时,阴影会随之改变,光线在浅色皮肤的女士和深色皮肤的男士身上呈现的效果则完全不同。


1614320229643152.jpg


这种逼真的人物细节和光影结构可以增强玩家在游戏中的沉浸式体验,就仿佛他们自己存在于游戏中一样。


此外,游戏沉浸感的增加不仅来源于细节的处理,还来自AI技术对游戏角色的助力。在虚幻引擎的产品中,数字人类借助AI技术增强了对周围世界的空间意识,他们能够借助计算机做出更智能的动作和更高效的移动路径。


当然,得益于计算机云处理,屏幕中呈现的建筑、树木甚至云彩都能够被最大程度还原。例如虚幻引擎开发了能够实时动态处理光影的工具——“体积云”组件(Volumetric Cloud)。该组件能够让创作者自由地渲染逼真或风格化的天空、云彩和其他大气效果,可以根据一天中的实时更新动态地对组件进行照明和阴影处理。


对人类情感的研究将更加深入


数字人类的创造揭示了现阶段机器学习对于人脸识别的研究。对于数字人类来说,使其可信的核心不仅在于逼真的皮肤、头发与五官,更在于数字人类面部传达出的情绪细节。


试想一下平时的生活经历里,你是否有过看到机器人或恐怖片时产生不适的瞬间?这种瞬间心理的产生,有相关的理论阐释,即恐怖谷理论(Uncanny Valley)。这一理论用来描述逼真的拟人实体(如机器人)与它引起的情绪反应之间的关系。在这种现象下,如果一个实体足够拟人,那么它的非人类特征就会非常显眼,这一特征的完善程度,影响了人们是该感到害怕还是该感到愉悦。


1614320280277648.jpg

根据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的假设,随着人类物体的拟人程度增加,人类对它的情感反应呈现增-减-增的曲线。


因此,研究数字人类并将其真实化的过程非常复杂。


在开发数字人类的过程中,科学家需要对面部的微几何形状和运动(尤其是嘴唇周围)进行高精度的三维捕捉。其次,需要分析人眼模型及其运动对面部表情的影响。此外,科学家需要对人的头发、牙齿、舌头、脖子以及人类皮肤的外观和质地进行建模。光线与皮肤和牙齿的相互作用非常复杂,因为光线会穿透皮肤并产生半透明和柔滑的效果。如果缺少这些模型的计算,数字人类的面部将充满塑料感和虚假感。


和虚幻引擎同样属于Epic Game公司的Cubic Motion对数字人类的面部有许多研究。其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史蒂夫·考尔金(Steve Caulkin)认为,许多细微的情感将通过眼睛传达,凝视的方向和焦点表明角色的注意力在哪里,细微的睁大眼睛和斜视暗示着情感。人物的嘴唇必须看起来与角色的言语完全一致,而且不能忽略脸部和身体的其余部分:眼睛的运动需要与头部的运动一致,人体的一切结构都需要连贯。


进化使人类具备了阅读和区分人脸的能力,因为从远处读取面部表情并将友善与敌对的面孔区分开对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因此,即使是数字人类面部上最微小的瑕疵,也会触发用户大脑的警报功能并引起疏远感。


为了让数字人类更好地走进现实生活,对人类面部五官的运动和情感传达的模仿和机器学习尤为重要。


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开始关注数字人类在其领域的应用,人们对数字人类真实程度的期望只会增加。MetaHuman Creator所创造的数字人类正逐渐向真实的人类靠近也证实了这一趋势。未来,机器学习对人类的了解必将在数字人类开发的推动下逐渐加深。


提升人类与虚拟人物的交流体验


越来越多的人和机构正在致力于研究如何让人类的“伙伴”再多一点。


在这个“社恐”遍布网络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正在逐渐减少和真实人类的直接交流,而转向虚拟世界寻找互动。因此,以AI技术为驱动的虚拟男友、虚拟女友们被赋予了和人类对话的能力,成为了人类的“伴侣”。


比如小冰团队推出的人工智能框架——“小冰”。它可以通过个性化的设置成为任何人的虚拟男友或虚拟女友。用户可以为手机另一端的数字人类定制其性格、喜好甚至三观,从而与用户建立更深的感情联系。在和数字人类的互动过程中,他们可以做到24小时无条件秒回,能够通过学习计算发送最浪漫的回复。在2020年5月小冰的虚拟男友项目公测时,118万个虚拟男友出现在了云计算的空间里,这些需求都来自于真实世界里的人。


当然,文字互动带来的二维体验不足以满足创作者的想象力。与数字人类进行语言上的交流能够带来更全面的互动感受。如今的数字人类通过实时渲染技术能够让真实世界的人们有机会和数字人类进行语言上的沟通。


比如,已经有一些科技公司开发了能够通过语音激活数字人类的技术,让人们有机会和数字人进行交谈。通过语音中所传达的不同情绪,数字人的面部也会随之产生相应的动态的变化。


数字人类技术的进步,有望进一步提升人类与虚拟人物的交流体验。科幻电影中的场景,在未来也许会变成现实。


数字人类已经融入现实生活


MetaHuman Creator采用计算机生成角色的技术被称为CGI技术,它使用计算机软件创建静止或动态的视觉内容。而如今,越来越多通过CGI技术生成的数字人类进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社交生活。


例如2020年6月被《时代》杂志评为“互联网上25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的网红Lil Miquela。Lil Miquela在社交平台上拥有超过300万关注者,并为Prada、Diesel和Moncler等品牌工作。但她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人类,她是由洛杉矶的一家计算机软件公司创建的数字人类。


乍看之下,Lil Miquela可能会被误认为是一个真实的人类。她穿着街头服饰品牌和奢侈品牌的真实服装,与住在纽约和洛杉矶的真实的艺术家和音乐家逛街。在她的照片里,有光线的反射和日光下的阴影,她甚至抱怨过敏,并经常在推文中提及温度,例如“外面的天气有39度,我像往常一样买了杯冰抹茶”。


如此可见,这种极真实的数字人类已经开始融入到人们的社交生活中,并得到了极大的关注和喜爱。能够肯定的是,人类与数字人类正在共同生活。也许某一天,社交平台上我们喜爱的某位名人会被发现是数字人类。在人类的操控下,他们足够真实,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们之中。


53.jpg

Lil Miquela在社交媒体上的动态与真人网红几乎没有区别。


此外,许多公司也在开发数字人类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通过研发这样的应用便利人们的日常生活。例如位于新西兰的Soul Machines,该公司正在致力于将数字人类用于客户服务应用程序。


该公司已经与戴姆勒金融服务(Daimler Financial Services)和国家威斯敏斯特银行(National Westminster Bank)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创造了栩栩如生的数字助理。


随着全息投影和虚拟增强的发展,计算机所创造出的数字人类不仅能够呈现二维世界里。例如,专注于VR和AR开发的Quantum Capture正在为数字人类创造虚拟增强的应用程序,它将3D扫描和运动捕捉技术用于数字人类技术上,开发了能够作为服务员在酒店大堂接待、服务客人的数字人类。通过触摸屏,数字人类可以帮助客人办理入住手续、调节照明或打开窗帘。


除了能在日常生活中提供服务的数字人类,还有更多能够在舞台上为观众呈现表演的虚拟偶像们。通过虚拟现实和全息投影技术,越来越多的数字人类走上舞台。


2018年,在《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的总决赛上,由数字人类组成的K/DA虚拟偶像女团在现场直播中完成了表演。像这样的数字偶像添加了大量基于面部动作编码系统(FACS)的表情,能够让她们在舞台上的表演栩栩如生。


此外,2021年春晚中登台表演的虚拟歌手洛天依和《上线吧!华彩少年》中的虚拟偶像翎Ling也通过电视屏幕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目光,也证明了越来越多的媒体和观众接纳了数字人类在生活中的存在。


数字人类会带来新的恐怖谷效应?


人类正在设计大量产品和服务来满足自身新的需求,将来,由数字人类作为助手、表演者、同事甚至亲密朋友的现象,有可能会成为常态。因此,数字人类的出现或许将改变人际之间的信息传播,甚至改变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反之,当人类开始操控数字人类,他们也许会成为一种威胁。技术在改变世界,也在改变我们。数字人类既可能是充满想象的新领域,也可能是因人类骄傲自负而坍塌的巴别塔。因此,在发挥创造新事物的想象力的同时,更需要的是一种对人工智能的谨慎,这种谨慎将使人类更谦虚、更理智地发挥技术的潜力。


首尔庆熙大学文化研究教授说:“社会化的过程是镜像。人类会观察并模仿他人,当我们年幼时,我们会模仿那些与我们亲近的事物,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开始模仿概念的存在。镜像是所有人类关系的基本机制。”


在计算机科学不断发展的现在,人们开始模仿自己,从而数字人类被创造出来。数字人类代表了人类构建的理想形象,代表了数字领域中与人类生活的模型。


但与此同时,人类为什么要创造这些看似人类的东西?为何人工智能要模仿人类的相貌与形态,拥有友善的笑容与迷人的嗓音?面对计算机生成的异常逼真的数字人类,人类是否最终会质疑自己或者质疑其他一切不完美的真实存在?更可怕的是,面对拥有计算机大脑和完美外貌的数字人类,现实中的人类是否会逐渐被替代和淘汰?


关于数字人类的种种,还需要有更多思考。人类或许会面临新的恐怖谷效应,即当数字人类的逼真度无限接近于真人,甚至比真人还完美,我们是该兴奋呢还是该恐惧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宜云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观点和立场



云服务   免费啦

即日起,凡新注册用户均可免费试用7天(基础配置)

免费试用